Q&A : 《鱼乐园》导演:柴小雨

放映场次:2020年1月25日 国立吉美亚洲艺术博物馆

主持/翻译:洪涛

柴小雨 谢谢大家来看电影!(现场观众掌声)

主持 我想说个人很喜欢这部电影,就我们看到的电影的风格,是在剧情片纪录片之间, 《鱼乐园》 带有些城市记录的感觉,您能先给我们介绍下创作背景,演员和剧本相关吗?

柴小雨 这是我的第一部长片,我选择了生活里的一部分,我的几个同学朋友,还有我的家人。当时想创作这样的影片,是出于对周围朋友和我自己的情感困惑。

作为第一部影片没什么钱,也考虑过用什么规格拍摄比较好。最后的规格是十分精简的,现场团队也就七八个人,我觉得这给了我很多自由度,这一点很重要。再者,因为我是北京人,一直很想拍一个关于北京的电影,我对太多场景和人都有自己的情感了,特别有欲望用影像去表现他们。这部算是一份比较个人的情绪写照,是一个自己身边人的故事的集合体。当前在北京有大量的拆迁事件,甚至我自己的家也经历了拆迁。它对我的情感以及许多想法,产生了比较大的刺激。

我其实特别喜欢法国电影,这个电影我也吸取了在很多法国电影里,我看到的,我喜欢的感觉。比如戈达尔,但他的格局太大了,我只能拍一些我身边的故事。

剧本是三年前出来的,剧本的前身是一个公路题材的超现实的剧本,但根据那个剧本拍出来的小样片,如果做公路题材要花费大量的资金,我就把公路题材电影的前半部分,都市的部分放大了,变成了这个剧本。人物原型是以我身边的人物为主。我和章小鱼这个角色背景有点像,都算是中产阶级家庭,所以刚毕业的时候,我不急于寻找一份工作,我周围的朋友都是这样的人。

观众: 拍人物脸部的特写镜头,让我想起了美国导演约翰·卡萨维蒂(John Cassavetes)的拍摄方式 也祝贺你拍出了这部电影。有一个关于影片结尾处的问题,主人公发问后却没有回答,关于“情感”和“拆迁”的关系,导演又是怎样看的呢?

柴小雨 就我本人而言,是经历了家庭拆迁的。我觉得情感是需要归属感的,而且归属感很重要。我当时在外地上学,所以对于我爷爷家拆迁的整个过程并不是很清楚。有一天告诉我家中的房子要被拆,震惊之余,忽然有种空虚感。自从拆迁发生,离开了那个地方以后,会感觉心理上缺失很大。所以好多人,包括身边朋友,会快速地和其他女生发生关系。同他们聊过后,我觉得“家”的物理变化,是直接影响到他们的归属感的。

观众: 最近和家人去了一趟北京,感觉您和摄影师,都敏感地把握到了城市的状态。很感谢拍这个片子。我们看到水族馆,还有金鱼,有些死了有的活着,有些吃太多,有些吃不够….在电影中的意象和隐喻?

柴小雨 我觉得鱼是自由的象征,但是把鱼放在缸里,自由变为不自由。我觉得男主角和这种感觉很像,他挺自由的,活在自己的一个小范围里,也出不去。因此鱼缸里的鱼,和男主公在生活中所处的境遇是差不多的。

感谢导演的映后分享!
(观众掌声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